勿忘趙樸初:新中國復興佛教第一人

2017-11-28 14:40:44 作者:   來源:鳳凰網佛教

\

 趙樸初居士(圖片來源:鳳凰佛教)

編者按:2017年11月3日,“第三屆趙樸初人間佛教思想文化研討會暨趙樸初先生誕辰110周年紀念”活動在湖南長沙啟幕。百余位大德高僧、專家學者匯聚湘江,共同緬懷我國當代杰出的宗教領袖,著名的社會活動家、書法家、文學家、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會長趙樸初先生。中國佛教協會原綜合研究室主任、中國佛學院教師徐玉成為研討會上發表了《大智大勇巧安排,復興佛教繪藍圖——紀念趙樸初居士誕辰110周年》的主題演講,徐玉成在論文中從六個方面詳細回顧闡述了趙樸初居士在推動落實和恢復宗教政策上取得的成就和巨大貢獻。鳳凰網佛教編輯摘錄徐玉成論文主要觀點如下:

1980年12月8日,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在《關于當前宗教工作向中央書記處的匯報提綱》中指出:現在“主要問題是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不少地方落實不下去。很多地方反映,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困難最多,阻力最大,進展最慢,收效最差?!薄霸S多地方的宗教活動場所得不到解決,占用寺廟、教堂的單位,以各種借口不予退還。有些省、區至今一個教堂也沒開放;開放了的地方,也因數量較少,遠遠滿足不了信教群眾的需要?!?/p>

文件舉例說:“浙江溫州地區的基督教,原有教堂五百余座,現在一個教堂也沒有開放?!薄皳P州的大明寺,為迎接鑒真像展出,國家拔款九十萬元修復。但鑒真像剛走,當地的地、市領導同志就下令立即禁止和尚、信徒在大殿進行正當的宗教活動(不準敲鐘、擊鼓,燒香,上供)。 河南洛陽市的白馬寺,是我國第一座古佛寺,聞名世界,很多外賓常往參觀、拜佛。但最近據反映,由于文物部門不執行宗教政策,和尚被侮辱,被迫離寺,以致影響接待外賓工作的進行?!薄斑€有一些冤、假、錯案未予復查、平反;相當多的宗教界人士被扣發的工資仍未補發;工作上不放手,以致他們無法聯系、爭取信教群眾,”“國務院為解決教會、寺廟房屋產權的[80]188號文件下達后,多數地區還沒有落實。各教經費沒有來源,‘自養’遇到嚴重困難?!?/p>

鑒于上述問題,文件最后提出:“建議中央針對當前宗教工作方面存在的問題,發一個指示,以引起各地黨委的重視,推動宗教政策迅速落實?!?/p>

黨中央根據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匯報提綱建議,兩年以后出臺這個文件,就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中發【1982】19號文件,即《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從此在全國開展了大規模落實宗教政策的工作。

面對落實宗教政策步履維艱的嚴峻局面,受任于危難之時的趙樸初居士,面對佛教界的殘山剩水,在黨和政府的支持、幫助下,以堅強的意志和宏大的理論勇氣,首先從思想理論上澄清“宗教鴉片論”的影響,沖破“左”的思想束縛;在此基礎上,大力推動收回宗教房產,歸還佛教寺院;及時恢復佛教院校,培養佛教人才;恢復佛教文化研究機構,弘揚佛教文化;主持召開佛教協會各種會議,全面推動佛教自身建設;為保持宗教政策的穩定和連續性,就宗教政策貫徹落實問題積極向中央領導和黨政主管部門建言獻策。在趙樸初居士晚年的二十年時間中,他把全部精力和心血用在了推動落實和恢復宗教政策上面,取得令人矚目的成就,成為當之無愧的杰出的宗教領袖。

一、勇于質疑“宗教鴉片論”,敢于沖破“左”的思想束縛。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針對“宗教是人民的鴉片”仍然甚囂塵上的現實,面對“宗教鴉片論”仍然可能作為宗教工作的根本指導方針的實際,針對當時有人在《人民日報》發表“不批判宗教神學就邁不開四化建設步伐”的錯誤思想,趙樸初居士感到必須與這些錯誤思想理論講清道理,否則沒有退路,必須勇敢面對現實,勇于與傳統的權威理論叫板。于是,他化費了大量心血和精力,撰寫了《對宗教方面的一些理論和實踐問題的認識與體會》的長篇文章,在中央黨?!独碚搫討B》1981年第1期發表。

首先,文章在肯定了“宗教工作,是黨和政府整個工作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的基礎上,闡述了宗教的五性:群眾性、民族性、國際性、長期性、復雜性,所以,在社會主義時期,黨和政府制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是黨和政府處理宗教問題的唯一正確的宗教政策。

其次,文章對當時阻礙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貫徹執行的思想障礙進行了逐條分析和澄清。文章深刻闡述了怎樣正確理解“宗教是人民的鴉片”的問題。一是“宗教是人民鴉片”的說法,并不創始于馬克思。在他之前和同時,宗教界和有些反宗教的批判者借用鴉片或麻醉劑來比喻宗教的不一而足;二是在當時鴉片是一種鎮靜劑,不是毒品,被壓迫群眾借用宗教以排遣憂愁苦惱;三是“宗教的苦難既是現實苦難的表現,又是對這種現實苦難的抗議”的語言,表達了馬克思對勞動人民的深切同情。所以,“籠統地提出‘自人類社會劃分階級以來,宗教就成了統治階級用來麻醉人民的鴉片煙和維護剝削階級的精神支柱’,而不對具體的宗教和教派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所起的作用進行具體分析,這是違反馬克思主義的,不符合歷史本來面貌?!?/p>

趙樸初居士這篇文章對“宗教鴉片論”的質疑和批評,撼動了以“宗教鴉片論”為基礎構筑的宗教理論體系,動搖了“左”指導思想在宗教工作上的根本理論基礎,是對我國“ 文革”前和“文革”中長期形成的“左”的傳統指導思想的撥亂反正,為新時期宗教理論和宗教政策的創新和發展開辟了新道路。

二、 積極推動收回宗教房產和大力歸還佛教寺院的工作

1、早在1972年中日邦交正?;瘯r,趙樸初居士預見到中日邦交正?;?,日本佛教朋友會以此為契機來我國參拜祖庭,于1972年9月給周恩來總理和中央統戰部和國務院宗教事務局負責人寫信,要求開放急需的佛教活動場所以接待外賓參拜。在周總理和中央黨政領導的關心支持下,浙江天臺山國清寺、寧波天童寺、阿育王寺、南京靈谷寺、山西玄中寺等若干寺院較早地得到修復和開放。

2、1981年初趙樸初居士親赴閩、浙、滬、寧等地考察,針對許多開放寺院存在文物部門干涉佛教寺院內部事務的問題,向中央提出寺院歸屬及管理體制問題,并有力地推動了福建泉州開元寺等一些寺院交歸佛教界管理。不久,在陳云同志的關懷下,本會起草了《關于佛道教寺觀管理試行辦法草案》,提出“經批準開放的寺觀和現有僧道居住并過宗教生活的寺觀,均應在政府宗教事務部門領導下,由僧道人員管理”的體制,排除了文物、園林部門多家干涉寺院內部事務的問題,報中央主管部門,為形成國務院【1981】178號文件作了文字上的準備。中發【1982】19號把這個體制歸納為“一切宗教活動場所,都在政府宗教事務部門的行政領導之下,由宗教組織和宗教職業人員負責管理?!背蔀楝F行指導宗教活動場所管理的體制性規定。

3、1980年9月21日,趙樸初居士致信中央統戰部領導,提出《關于確定佛教的宗教活動場所、健全佛教寺院管理體制的建議》,并且上報了除四大名山開放宗教活動外,另外提出75座漢族地區佛教寺院開放為宗教活動場所的建議名單。1982年國務院宗教局以佛協道協建議名單為基礎,在充分征求有關省、市、自治區的意見后,與道教協會一起共同提出165座寺觀為全國重點寺觀名單。由于文物、園林部門不同意35座寺觀交出,糾紛不斷,如果長期議而不決會有夭折的危險。1983年3月2日,趙樸初居士不得已致信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同志決斷,在中央主要領導的過問下,正式確定163座佛道教寺觀為全國重點寺觀交佛道教界管理使用(佛教142座、道教21座)。并以國務院發【1983】60號文件發布。這就是佛道教全國重點寺觀不尋常的緣起。

4、為進一步解決文物、園林等部門占用佛道教寺觀問題,理順寺院管理體制,趙樸初居士多次致函中央領導,反映情況,提出建議,并在全國文物工作座談會上發言,并發表《關于寺觀的屬性、職能和歸屬問題》的長篇文章,從理論與實踐、歷史與現實的統一上,系統論證了寺觀的基本屬性、職能和歸屬問題,提出寺觀必須由僧道人管理使用的觀點,為理順寺院管理體制打下了思想基礎。

5、在中央領導和中央黨政主管部門的關懷和支持下,趙樸初居士多次赴江浙滬閩粵四川等地視察,經向中央和地方黨政領導據理力爭,直接推動了一大批寺院問題的解決,例如上海龍華寺、北京法源寺、貴陽弘福寺、蘇州西園寺、寒山寺、南通狼山廣教寺、揚州大明寺、西安慈恩寺、洛陽白馬寺、成都昭覺寺等。特別是經過多次向中央領導反映,排除重重阻力,促進了重慶大足圣壽寺、廣州光孝寺、開封大相國寺、沈陽長安寺、泉州承天寺、深圳弘法寺等“老大難”問題的解決。為佛教事業的發展與振興奠定了物質基礎。

6、特別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春節期間,趙樸初居士在廣州視察光孝寺時,向廣東省委主要領導提出:“光孝寺在中國禪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它是六祖惠能大師出家受戒的寺院,現在還有六祖的發塔?!睅滋旌?,當他到達韶關時得知廣東省委決定把廣州光孝寺還歸給佛教管理使用的消息時,高興地當即賦詩一首:

在韶關喜聞廣州光孝寺還歸之訊

多劫氛霾一旦清,垢衣終解寶珠呈。

祖庭幸賴回天力,佛子如何報國恩。

現在,廣州光孝寺不但是廣東省佛教協會所在地,而且成為中南地區弘揚佛教文化的中心,禪宗研究中心和開展對外交流中心。為改革開放和聯系港澳臺同胞以及海外華僑起到了重要的紐帶和橋梁作用。廣州光孝寺僅僅是收回眾多寺院的一個縮影。如果這些寺院在文物部門管理下,只不過是一座默默無聞的靜止的文物保護單位而已。

三、順勢而為,及時恢復佛教院校,培養急需佛教人才

落實了佛教寺院,必須有僧人住持。由于十年浩劫僧人都被迫轉業還俗,請他們回到寺院的也大多都年老體弱。因此,僧人后繼無人問題突出。趙樸初居士在大力爭取收回一批寺院的同時,巧借機緣,運籌謀劃,及時恢復中國佛學院和各地佛教院校。

1、1978年鄧小平訪問日本時,接受了奈良唐招提寺森本孝順長老提出鑒真和尚像回國探親的請求。為了迎接鑒真像回國,按照籌備計劃,在揚州大明寺供奉后,計劃要到北京歷史博物館和法源寺供奉。趙樸初居士充分利用這次千載難逢的機緣,首先提出原來住在法源寺的居民全部遷出,接著對寺院殿堂進行維修,迎請佛像、安放法器等佛事用品。等到1980年5月鑒真大師像在法源寺供奉結束后,趙樸初居士立即向中央申請在法源寺恢復中國佛學院。當年招生,當年上課。抓住機緣落實了法源寺的宗教政策,實現了恢復中國佛學院宏大愿望。

2、為了及時解決開放寺院缺少僧人的問題,除了舉辦中國佛學院和地方佛學院外,趙樸初居士提出在蘇州靈巖山舉辦短期僧伽培訓班,學制半年。及時為寺院輸送了一大批寺院管理人才和宏法人才,這批人員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和21世紀初,成為各地寺院管理的骨干力量。

3、這個時期,在趙樸初居士支持下,全國開辦了靈巖山佛學院、棲霞山佛學院、閩南佛學院、普陀山佛學院、峨嵋山佛學院、嶺東佛學院、云門佛學院、上海佛學院、四川尼眾佛學院、福建佛學院、江西尼眾佛學院等十幾家佛教院校。培養了一大批寺院管理人才和弘法僧才。

4、1986年,在總結中國佛學院和各地辦學經驗的基礎上,趙樸初居士主持在北京召開了全國漢語系佛教院校工作座談會,提出了“全面規劃,適當調整,保證重點,協調發展”的方針,規劃了高、中、初三級既相銜接又各有側重的佛教教育體系。促進了佛教教育的發展。

5、1992年,趙樸初居士主持在上海召開全國漢語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談會,他在會議講話中提出中國佛教今后一個階段的任務:第一是培養人才,第二是培養人才,第三還是培養人才。會議要求全國各地寺院把精力和資金向培養人才方面傾斜。會議形成了會議紀要,提出了“學修一體化,學僧生活叢林化”的方針和一系列措施,發起建立佛教文化教育基金委員會,開拓了佛教教育事業的新局面。

四、恢復金陵刻經處的印經事業,拓展佛教文化事業

1、在有了佛教寺院一定的規模,寺院僧人不斷增多的情況下,佛教經書和佛像供奉需求量急劇增大。經過趙樸初居士的努力,在中央和江蘇省政府支持下,經過重重困難,搬遷了幾戶居民,終于在1981年恢復了南京金陵刻經處,開始印制佛教經書、佛像的工作,滿足了各個寺院的經書、佛像的需求。

2、在“文革”前,中國佛協的會刊是《現代佛學》,在國內外有廣泛的影響,“文革”中被迫停辦,至1980年已經???6年了。1980年宗教政策開始落實以后,中國佛教協會業務開展起來,需要一個公開出版的刊物對內弘揚佛法,對外實行學術交流。在中央有關部門的支持下,經過趙樸初居士定奪,決定辦一個綜合性的佛教刊物,趙樸初居士命名為《法音》,題寫了刊名,撰寫了《發刊詞》,于1981年1月出版第一期?!斗ㄒ簟冯s志的出版發行,成為中國佛教協會聯系海內外廣大佛教徒的重要紐帶。

3、為了更好的弘揚佛教文化,在有關部門的支持下,趙樸初居士主持于1987年3月成立了“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請著名佛教學者吳立民先生任所長,趙樸初居士親自寫聘書聘請梁漱溟、啟功、常任俠、常書鴻、吳曉鈴、陳明遠、巫白慧、潘絮茲、虞愚、金維諾、蘇淵雷、蘇晉仁、王淼、王堯等具有卓著成就的專家學者為特約研究員。還聘請教內觀空法師為顧問,隆蓮、土登尼瑪、林子青、郭元興、賈題韜、李安為高級研究員。同時創辦了趙樸初居士題寫了刊名的《佛教文化》雜志,為弘揚佛教文化發揮了重要作用。

五、健全中佛協組織機構,加強佛教自身建設

在“文革”中,中國佛教協會被停止活動,許多工作人員下五七干校勞動。1972年以后,趙樸初居士只能以中國佛協負責人的身份接待外賓。中國佛教協會的工作長期處于癱瘓狀態。

通過落實政策,不斷收回佛教寺院,佛教僧人不斷增加,外事接待任務繁重,佛教教育和文化研究機構不斷健全、完善,內外事務繁劇,急需要中國佛教協會發揮核心領導作用。在形勢的推動下,加強中國佛教協會的組織建設提上了議程。在趙樸初居士的領導和主持下,召開了各種會議,健全了中國佛協組織機構和各項制度,使中國佛教協會工作逐步納入正規。

1、1979年,趙樸初居士提議為喜饒嘉措大師等一大批佛教界的冤假錯案平反。在此基礎上,1980年召開了中國佛教協會第四屆全國代表會議,許多“文革”中受到迫害和冤屈的法師、活佛們重新回到弘法崗位,并參加了這次全國代表會議。會議選舉趙樸初居士為會長。提出中國佛教協會今后的任務是:協助黨和政府恢復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消除“文革”的嚴重后果,團結全國各民族佛教徒,在新的歷史時期恢復和振興全國佛教事業做出了貢獻。以這次會議為標志,中國佛教協會的組織領導機構得到健全,工作得到全面恢復。

2、1982年,趙樸初居士主持召開中國佛協四屆二次常務理事擴大會議,提出佛教工作要抓緊三件事,即:開放佛教活動場所、印刷經書、培養僧才。制定了開放全國第一批重點寺院向中央的建議名單,推動了宗教政策的落實和佛教事業的開展。

3、1983年趙樸初居士主持召開中國佛協四屆三次理事會議,在《中國佛教三十年》的報告中,全面系統地總結了中國佛教協會三十年的工作,提出提倡“人間佛教”的積極進取精神,發揚中國佛教農禪并重、學術研究、國際交流三個優良傳統。會議并做出了關于傳戒、收徒問題的決議。從此,老法師們可以收徒弟傳戒法了。

4、1987年3月,趙樸初居士主持召開中國佛教協會第五屆全國代表會議,他在會議報告中提出,中國佛教已經走上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相協調的道路,指出:中國佛教不僅必須而且能夠為社會主義兩個文明建設特別是為精神文明建設服務等重要問題,從理論和實踐的統一上作了系統的論證和闡述。

5、1987年5月,趙樸初居士主持召開了漢族地區重點寺院管理工作座談會,制定了《全國漢傳佛教寺院管理試行辦法》和《全國漢傳佛教寺院共住規約通則》,在海內外佛教界中產生了積極影響?,F在仍然是管理寺院的基本制度。

6、為了支持藏傳佛教加快落實政策,促進活佛轉世工作,1990年4月趙樸初居士在北京主持召開了藏傳佛教工作座談會,討論研究了落實政策、活佛轉世、藏傳佛教自身建設等問題,對活佛轉世提出了“不能不轉,不能全轉,尊重歷史,照顧現實”的原則,并向黨政領導部門反映情況,提出建議。

7、1990年12月,趙樸初居士親赴云南昆明和西雙版納,主持召開了上座部佛教工作會議,分析云南上座部佛教工作的形勢,就上座部佛教工作具體政策性問題提出了意見和建議,對上座部佛教事業給予了大力支持。

8、1993年趙樸初居士主持召開了中國佛教協會第六屆全國代表會議,他在報告中系統總結了中國佛教協會四十年的工作成就和基本經驗,深刻分析了當今中國佛教迎來的大好歷史機遇和面臨的自身建設的嚴峻挑戰,提出了加強佛教自身建設、提高佛教四眾素質的方針和一系列具體要求、步驟,首次把佛教自身建設歸納為信仰建設、道風建設、教制建設、人才建設、組織建設,闡明了這五方面建設的相互關系,進一步論證和回答了佛教能夠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能夠為兩個文明建設特別是精神文明建設服務等重要問題。明確中國佛教協會具有愛國團體和教務組織的性質和職能。會議通過了《全國漢傳佛教寺院管理辦法》和《全國漢傳佛教寺院共住規約通則》等重要文件。趙樸初居士親自主持召開這次會議,是中國佛教繼承傳統、適應當代、開拓未來的里程碑。

9、1995年,趙樸初居士主持召開了六屆二次常務理事擴大會議和省級佛教協會組織建設工作座談會,進一步貫徹落實六屆全國佛代會的精神,制定了各專門工作委員會的工作規則和關于加強省級佛教協會組織建設的文件。1996年5月在無錫召開教制工作委員會擴大會議,研究制定了《全國漢傳佛教寺院傳授三壇大戒管理辦法》、《關于在全國漢傳佛教寺院實行僧尼度牒僧籍制度的辦法》、《關于全國漢傳佛教寺院住持任職退職的若干規定》等文件征求意見稿,有力地推動了佛教教制的規范與建設。

經過一系列會議,中國佛教協會的組織建設和制度建設不斷健全和完善起來。為佛教事業的恢復與發展直到核心領導作用。

六、勇于代表宗教界心聲,積極向中央建言獻策

為了保持黨的宗教政策的穩定性和連續性,趙樸初居士以他豐富的宗教工作經歷和深厚的工作體驗,以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精神,從維護國家整體利益出發,勇于代表宗教界的心聲,向中央領導和黨政主管部門建言獻策,體現了他的一片赤子佛心。

1、1981年趙樸初居士先后就中共中央《關于我國社會主義時期宗教問題的基本觀點和基本政策》征求意見稿,提出修改意見,多數被中央采納;后來又對中共中央《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征求意見稿,提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并不要求宗教徒放棄宗教信仰,而要求宗教徒不得進行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宣傳”的意見,得到中央領導的重視、采納并寫入文件。

2、1982年,以趙樸初居士為首的佛教界大德們,就1978年憲法第三十三條:“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有不信仰宗教的自由,也有宣傳無神論的自由”的條款,提出明確的修改意見,堅持認為:把宣傳無神論的自由和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并列寫入憲法同一條款中,是不符合憲法體例的,這樣規定實際上標志著公民只有宣傳無神論的自由,而沒有信仰宗教和宣傳有神論的自由,在“文革”中的75憲法通過這一條款時,實際上為反宗教的無神論宣傳和“左”的思想提供法律依據,這兩部憲法通過后,實際上宗教信仰自由并沒有得到保護。新的憲法對此必須進行修改。修改意見最終被憲法修改委員會采納,幾經討論、修改,形成現行憲法第36條的框架內容。

3、在制定《刑法》征求意見時,趙樸初居士代表宗教界提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非法剝奪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數民族風俗習慣,情節嚴重的,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建議條款,為《刑法》起草小組采納,成為《刑法》第147條的主要內容,1997年《刑法》修改后為第257條。從《刑法》條款上有力制止了國家工作人員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權利的行為,為保護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權利提供了法律保障。

4、1989年,在趙樸初居士的主持和本會有關負責人的參與下,起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宗教法》建議草案,由趙樸初居士和丁光訓主教聯名報送全國人大常委會習仲勛副委員長和黨政的有關部門。為推動宗教立法盡了心力。

5、1990年,趙樸初居士就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宗教工作一個重要文件的征求意見稿,先后三次系統提出修改意見,特別是就宗教工作形勢的估量,對宗教事務進行管理的內容和界限,抵制境外敵對勢力利用宗教進行滲透的涵義和界限,作了完整的文字表述,得到了中央的重視和采納,為中共中央、國務院【1991】6號文件的定稿,提供了重要理論政策依據。

6、從1980年起至趙樸初居士逝世時的二十年時間,趙樸初居士在歷次全國政協大會、全國政協常委會、全國政協民宗委等會議上,以及民主黨派會議上,并通過給黨和國家領導同志寫信,多次就有關宗教立法,宗教政策落實、宗教管理體制改革、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收回傳統寺院、正確對待信教群眾、正確進行無神論宣傳,正確全面估計宗教工作形勢,宗教是文化等的一系列重要理論、政策、方針性問題,發表見解,提出意見,特別他提出的在宗教工作中,應當堅持“政策要寬松,步調要穩妥,措施要得當,教育要跟上”的原則,在堅持宗教界利益同國家整體利益相統一的前提下,表達了宗教界的合理訴求,維護了宗教界的合法權益。

2000年5月31日《人民日報》發表的《趙樸初同志生平》中指出:“趙樸初同志是著名的社會活動家,偉大的愛國主義者,是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他一生追求進步、探索真理,孜孜以求,矢志不移。在近70年的漫長歲月中,他與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親密合作,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為造福社會、振興中華,做出了不可替代的卓越貢獻?!?/p>

本文所列舉的趙樸初居士自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為黨為國家為人民為宗教界所做的推動落實宗教政策的工作,就是趙樸初居士卓越貢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紀念趙樸初居士誕辰110周年之際,重溫趙樸初居士這種愛國愛教黨愛民的偉大實踐,沿著趙樸初居士倡導的人間佛教思想繼續前進,是很有現實意義的。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卡五星技巧 王力宏白小姐 3d开机号今天查询彩宝 管家婆三肖中特期期准1 (^ω^)MG银狼客户端下载 (★^O^★)MG权杖女王_最新版 (^ω^)MG森巴宾果_最新版 上海天天彩选4 江西快三 (*^▽^*)MG丧尸来袭游戏 (★^O^★)MG冰穴爆分技巧 6分彩票 天数特码 (*^▽^*)MG疯狂赌徒2送彩金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四肖中特 (★^O^★)MG城市猎人_正规平台